上海出臺了新規定:除周六、周日和國定假日外,外國車牌車輛每天7點至20點限行


本土品牌車主:高架路幾乎不" />
你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東營新聞 > 正文

上海出臺新規 外地號牌車這些時段采取高架限行

2020-11-04 11:28:17來源:[db:出處] 點擊:

上海出臺新規 外地號牌車這些時段采取高架限行 上海出臺了新規定:除周六、周日和國定假日外,外國車牌車輛每天7點至20點限行

本土品牌車主:高架路幾乎不用踩剎車

外國品牌車主:我們的車是白買的嗎

面對機動車數量的不斷增加和城市道路配套的困難,一些城市將出臺一系列機動車限行措施來緩解交通擁堵。

11月2日,上海市實施限制外國牌照新規定的第一天,是新規定的第——號。除周六日及全體市民節假日外,每天7:00-20:00禁止外省、市機動車號牌等車輛在上海大部分高架道路上行駛。

按照舊政策,上海高架道路上外國牌照機動車的時間限制大致在早晚高峰。與此相比,新規定涵蓋高峰時段,時限從7小時延長至13小時。

上海實施限制外國牌照新規有何影響?住在這個城市的人是什么感受?

記者趕到上海現場體驗。

本地卡的小竊笑

高架真的順暢了很多

2日晚18:30,在上海的晚高峰期間,記者從虹橋高鐵站乘坐地鐵到靜安寺地鐵站。

這是上海的中心,靠近人民廣場和南京西路。暮色已經降臨,下班的人行色匆匆,眼前的延安高架上車流涌動。地面道路上,下班的車輛漸漸排起了長隊,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。

記者在常德路靜安寺地鐵站9號口附近觀察了20分鐘。地面道路上,廣東、江蘇、陜西、安徽、浙江、四川等十多輛持外牌車輛依次經過。

新政實施的第一天,上海很多本地市民都覺得方便。“太酷了,在高架路上開車幾乎不用踩剎車!”這是上海市民小田在外地限車新規實施第一天最大的感受。

小田住在松江區,離虹橋高鐵站不遠。“因為交通堵塞,很難停車。我通常乘地鐵去城市。不過我老婆在淮海路上班,有時候開車接送。”

從家里到老婆公司,小田以前開車一個小時左右,最堵的開了1個小時40分鐘。“今天11點左右出發,路上特別空曠。全程只持續了半個小時。省了一半時間!”

他認為,限制外國汽車的新規定的實施極大地便利了當地公民的旅行。“以前上海高架的早晚高峰也是限制外國車。然而,在早上高峰時間10點后,外國汽車涌入高架道路。因此,高架道路上的交通整天都很慢。這項新規定允許我們在高峰時段“開放”汽車。”

他給記者發了幾臺行車記錄儀的視頻。“你看,延安路從西向東朝著市區高架。在這條高架道路之前的高峰時間,也有很多汽車。今天,它很平穩,基本上可以以每小時60或70公里的速度行駛。"

小田上周還專門出口了同兩節行車記錄儀的視頻。“這是10月30日晚上8點左右,延安路高架到內環近內環的路段。車多,時速幾乎只有20公里;今天白天11點,在同一個路段上,車速基本上能跑到限速。"

白天高架道路限制外來車輛通行后,限制車輛是否會涌入地面道路?

小田說,從他的感受來看,地面道路的交通狀況沒有太大變化。“可能會有一些限行車主提前知道政策,轉而乘坐地鐵或公交綠色出行。”

國外品牌的小悲哀

有些人擱置了買房計劃,有些人想出了回國的主意

幾喜幾悲。平靜的表面下,變化悄然發生。

“在接下來的工作日,市里不會有預約。這是被迫換綠卡嗎?”在上海工作的吳志感到很沮喪

我住在寶山,公司在浦東的國家開發銀行大樓。我每天上班。武陟需要開廣東B牌照的車,經過延安路高架和中央高架。他還記得他第一次在上海受到處罰是因為他違反了限制條例。當他駛錯十字路口時,他駛進了一條受限制的隧道。“地上會有很多紅綠燈,頭頂上方便多了!”

這是他第一次意識到一個外國牌照在早晚高峰的上海走路有多難。武陟因為交通有限很少開車上下班,80塊錢一天的停車費,一張外國牌照,讓他選擇坐地鐵出行。但是政策出來之后,無力感還是會浮現在腦海里。

在他看來,不想開車和不會開車是兩回事。

他和幾個同樣是外國牌照的朋友聊天,都猜到此時延長限行時間是為明年5月上海地面外國牌照限行政策升級做鋪墊。“如果是這樣,我們的車就相當于白買了。公司在內圈。如果地面交通被禁止,我將永遠無法開車去公司。萬一家里有急事,需要去醫院,自己開車不行。”

但武陟也表示,對于限行政策,不會再拿上海牌照。"那個價格相當于再買一輛車."

“也許是時候回浙江了。”短短十分鐘,張先生三次重復延長——外證的時限,對在上海做生意的浙江人是沉重的打擊。

2015年,兒子考上了浙大。張先生和他的妻子在浦東新區的建材市場租了一個商店。他們的主要業務是向客戶交付建筑材料,并在家中安裝。家里的浙江面包車承擔著送貨上門建材的重任。雖然早晚高峰的行程有限,但可以走地面運送。建材安裝的工作時間主要是白天。新的限購政策出臺后,建材送到市中心就成了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。“晚上誰也不會同意裝,還會吵到鄰居。”張先生說:“因為限制,我告訴客戶明天的兩單生意取消了,不能送了。”

最讓張先生擔心的是,明年5月將出臺更嚴格的——涉外牌照政策。因為戶籍不在上海,張先生沒有抖上海卡的資格,不準備辦理上海卡——。“我先去周邊做生意。做吧,如果真的不行,我就回海寧老家。”(記者吳崇元見習記者劉巧嫣)[編輯:田伯群]

[責任編輯:]
上一篇:涉黃直播平臺調查:也是網絡賭博平臺 藏身境外服務器
下一篇:給“布病”確診者發“健康證明”,能證明什么?
關鍵字:
相關新聞

關于我們|版權聲明|人才招聘|廣告服務|聯系我們|網站地圖|網站導航-聯系郵箱guestbook@protonmail.com
Copyright © 2017 東營信息網 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免責聲明: 本網不承擔任何由內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。-最新資訊-sitemap
彩票平台金彩航